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名动天下_子醉今迷【365bet体育客服电话_365bet在哪投注_365bet滚球网+番外】

  [古装迷情] 《名动天下》作者:子醉今迷

  文案

  玲珑幼时得救,被呵护着长大

  年少开始扬名天下

  求娶者几乎踏破门槛,而且各个不好惹

  这可愁坏了家中长辈们

  商议过后做下决定,从求娶者里,挑出最位高权重也最疼玲珑的那一个

  可等结果出来后,大家却又惊又怕傻了眼

  ……怎么这位也来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玲珑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qiáng推奖章

  玲珑幼时得救,年少扬名天下。求娶者踏破门槛而且各个不好惹。这可愁怀了家中长辈们。商议过后做下决定,从求娶者里挑出最位高权重也最疼玲珑的那一个。可等结果出来后,大家却又惊又怕傻了眼……怎么这位也来了?!本文感情描写细腻,情节高cháo迭起,值得品读。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如侵权,请邮件联系。

  第1章

  秋末之际,雨季还未完全过去。蜀地空气湿润,即便是隔三岔五来上一场小小浇灌,也足以让路面保持住恼人的泥泞。

  这样的天,赶路是不行了。只能挨着一日算过一日,趁着路况好的时候再走,不然车子陷住动弹不得,更麻烦。

  幸好今日无雨。这才有了半天的行进。

  停下马车,王成找了一块稍gān的地,跺跺脚,甩去鞋上挂着的泥,轻声抱怨:“天气这样差,耽搁了不少时候。天气冷下来了,再往西走的话,也不知道小姐受不受得住。”

  此处是蜀中的一个小镇。

  出了这里再往西去,地势越来越高。往上走的话,很多成年人都受不住。何况是个八岁多的孩子。

  刘桂拿了布巾给他擦脸,“不能走也得走。也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寻过来。过了川西也就安全了。”又怕当家的声音太大吵到了车内的小姑娘,她压低声音道:“刚睡下没多久。你轻点儿声。”

  王成手顿了顿,把布巾攥在掌心,抬手掀开一点点车帘。

  车内,穿着布衣的小姑娘已然阖目酣眠。

  她小脸上蹭了好些脏兮兮的泥土,灰扑扑看不清本色。即便在睡梦中,眉心依然紧拧。长长的睫上挂着水珠,显然之前刚刚哭过。不过眼睛周围的泥色遮掩还在,虽颜色淡了点,却没被泪水冲去多少,可见她即便是哭,也十分的小心谨慎。

  看着她乖巧的样子,再看那花布衣,王成心里一阵揪痛,低骂了句:“那些杀千刀的!”狠狠地把布巾摔到地上。

  布巾落地便脏。刘桂没有如往常那样唠叨他,而是默默地把它拾了起来,放到马车边角处。又扭过身子,低头不住地擦眼睛。

  王成拍了拍她的肩,叹口气,继续赶着马车前行。刘桂没有进车厢,和他并排坐在了前面。

  车子驶动以后,睡着的女孩儿慢慢地睁开了眼。一双眸子仿若被连日的细雨润湿,水汪汪的透亮清澈。

  行了没多久,马车忽地停下。她挪到前面掀开帘子,轻声问:“到了么?”声音糯糯的很是娇软。

  王成抬手用力抹了一把脸,回头笑答:“玲珑醒了啊。还没到,你且等等。”

  玲珑轻轻点头,缩回车子里,抱住膝盖,缩成一团坐好。

  她现在的名字是玲珑。

  可她本不叫玲珑。

  成叔桂婶为了救她,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府里顶了她。玲珑留下了,她跟着成叔桂婶一路往西南而来。

  也不知那个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儿、还有爹爹娘亲哥哥他们,究竟怎么样了。

  玲珑眼睛里起了雾气,拼命眨眼把雾气压下,一声不吭地看着马车里铺着的旧棉被。

  到了街角,车子突然停住。没有了车轮的吱嘎声,不远处马蹄踏地的声音变得明显清晰起来。

  王成做了个“嘘”的噤声手势,独自下车,蹑手蹑脚地转过弯去,探头望着镇中唯一一间酒楼。

  一行人次第进入其中。

  殿后的是名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相貌清秀身材瘦削。行至酒楼门口时,他脚步停下,眸光锐利地打量四周,片刻后方才迈步而入。

  刚才搭眼瞧见他后王成就心中一紧,在他看过来之前急忙缩回身子,堪堪躲过了对方的视线。

  倚靠在墙边,粗粗喘气,不一会儿平息了些,王成折转回来。脸色苍白,手指尖都在发抖。

  “飞翎卫。”王成声音在颤,“他们怎么会在这儿。”

  刘桂闻言神色骤变,稍微定了下心神,“在就在,怕甚?府里的事情不见得和他们有关系。当家的,要不拼一把,直接过去,就当没事儿人似的,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就离开。”

  临近huáng昏,天色已经开始发暗。得快些找到落脚的地方才行。不然这么冷的天,在车里过夜,玲珑会被冻坏的。

  王成缓缓摇头。“不行。”继而很坚定地再次说,“不行。”

  刚才他看到的那个少年,若是没有认错的话,是北镇抚使身边的亲信总旗。王成惧怕的不是少年总旗,而是那镇抚使。

  飞翎卫是皇帝亲设卫队,直接受皇帝差遣,地位特殊。

  镇抚使虽是从四品,在飞翎卫中并非官职最高者。可此人年纪甚轻文武全才,前途不可限量。今年初刚夺得武举第一便直接被钦封统领北镇抚司,专理诏狱。明年chūn闱,少不得还能考中个功名。想当初,他可是案首、解元、会元一路过来的。更何况身为太后嫡亲侄儿,身份至为尊贵。

  整个飞翎卫中,此人最让人胆寒。明明瞧着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行事却极其狠辣。

  若非王成做着茶生意,走南闯北去过京城好几趟,看到过那少年总旗,怕是也不能即刻认出他。

  如果是别人来,王成或许还敢试一试在老虎眼皮子底下寻个生路。倘若是北镇抚使到了这儿,便不能这样侥幸行事了。那位非虎非豹,简直是夺命的阎王。

  “镇子上怕是不能再待。”王成说着,喊了刘桂上马车,驱车往郊外去,“在外头暂且歇息吧。”

  “可是一会儿玲珑怎么办。”刘桂担忧地看了看灰蒙蒙的天。她们夫妻俩就罢了,风餐露宿都能成。可小姐呢?冻病的话,她怎么对得起老爷和夫人!

  王成半晌没说话。车子行了有小半个时辰,他才对着不远处扬了扬下巴。

  “去那里找个地方借住一宿吧。”他说。

  目光所及处有四五个支起的结实帐篷,足够抵挡风雨和严寒。

  刘桂见后不但高兴不起来,相反的,语气十分犹豫,“恐怕有些难。”

  那些帐篷周围还有放牧的牲畜,一看就是运茶的藏帮所有。

  运茶路上,藏民自成一派,他们把茶带回藏区,用马匹之类的东西来抵换就可以。

章节列表

上一篇:小哥儿异世慢生活_j112233【365bet体育客服电话_365bet在哪投注_365bet滚球网+番外】 下一篇:侯爷的打脸日常_西瓜尼姑【365bet体育客服电话_365bet在哪投注_365bet滚球网+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