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仵作夫人断案记/津门茶馆_南山怕冷

======================================================================

《仵作夫人断案记》作者:南山怕冷

文案

皮糙肉厚女仵作×细皮嫩肉茶馆男老板

张显作为一说评书的,没爹没娘,幸得师傅养大,再传一门手艺,待到弱冠之时,师傅去世,张显开始与师兄搭伙开茶馆。平日里有事上台说评书,无事台下与人谈白。

恰好一日,河间府有名的媒婆王婆来给他说亲,告知对方是冯善人家二女儿,怎么怎么好,又怎么怎么知书达理。待由人领了见了面,才知……嗬,这不是去他店里查女尸案的冯仵作吗?

预知后事,且看下章分解。

————————————————————

【相声类古言】

谈话间,众人对冯仵作这位新科夫君好不称赞,夸她福气。

冯钰被说的多了,难免烦闷。 

又是一次,别人夸张显与她恩爱,她福气厚。

冯钰大斥这人,“你等真是愚笨,关起门来的夫妻事,哪有什么福气不福气,听各位夸他才气,风度,却也不知他实则人面shòu心!”

众人大惊失色,怕不是小两口有什么矛盾,张显其人,没听说什么怪事啊。

于是有人问,“如何shòu心,你且说。”大有一副,若真事,我们必会帮衬你的架势。

冯钰憋红了脸,心想,我的娘嘞,都说了夫妻的事,她到底是个女人家,怎好说出口?也怪自己嘴快,恨不得抽两巴掌。

越憋越红,旁人以为她快哭了,不好为难,只是对待张显这人,更加左右摇摆不定起来。传来传去,最后到了张显耳朵里。他琢磨片刻,忽而大笑。

回家,和冯钰说,冯钰又是憋红脸,只怪自己沉不住气。

当夜,张显说为了表明自己清白,于是按照冯钰的说法,与她滚作一团。

一夜chūn宵,关上门的夫妻事,shòu心不shòu心,怕是只有当事的才知道。

各位看官,了然一笑,摇摇头就此作罢。

——————

本书原名《津门茶馆》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甜文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钰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第一回

老师傅说,三里河边十几年前就是个捡小孩的地,一个个小孩整整齐齐的躺在那里,有的身上放着名条和出生年月,有的则就留身小娃裹身的布。老师傅还说,张显就是那里捡来的。但张显这名字是他给取的,因为生他的爹娘什么都没给他留,连裹布都没有。

这就有点惨了。

十四岁的张显听得直砸吧嘴,啧啧啧,好狠的心啊。

老师傅拿扇子敲他头:你娘能生你,已经是最大的恩德。

张显撇嘴点头,他一门心思单纯,老师傅养他这么久,肯定样样都得依着他啊,反正他也没见过自己亲生娘,说两句不碍事吧?

另一番,老师傅育他成人,将来是要好好报答的。

张显这么想,等到自己处事那天,要振兴这老祖宗技艺,再让师傅和师娘享清福。他一直在夜以继日的朝这个目标努力,却没想到,自己还未实现振兴的第一步,老师傅就去了。

师娘哭的撕心裂肺,一口一个没良心的。张显跪在木棺边,他想,这大概就是打是亲骂是爱了吧。

“死没良心的!走前还非要把老娘钱花光了!你个老臭不要脸!”

啪。

张显摸摸脸,感觉被打了一巴掌,他左右一搓,再又听前面抬棺的大喊,“起!”张显扶着棺木边站起来,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掉一滴泪,侧过脸看着近在咫尺的棺木,张显不用闭眼都能感受到自己老师傅躺在里面的样子,他一定咧着嘴在笑。因为他是在梨花苑打茶围时死的。

阳chūn堂的郭大夫说,他年岁高了,女色沾染的太多,一高兴就去了。

老师傅没什么钱,就一家门前腾灰的华严社,他这一走,倒没什么念想,也没个什么幺蛾子惦记,只是留下一家等着吃饭的人。

老师傅这辈子娶了两次老婆,第一次,媳妇娶回家,但四五年肚子都没个信,隔家隔户没少说这闲话,时间长了,师娘受不了就自己投江死了。又过两年,老师傅再娶,就是现在的这位,年纪轻,没嫁过来前是做香色生意的,婚后生个女儿,大名玉华,说是块美玉。张显年纪轻,不懂这些,只知道老师傅老来得女,虽嘴上说高兴,但心里还是郁闷的。

封建社会的老思想,传到这代差不多固定了,重男轻女重男轻女,这在张家可是忌话,老师傅不让说,就算知道自己那小毛病,他也绝不会承认是因为没生出儿子,才想到在外面广撒种的。

棺木葬在龙首山下的坟地,开路的道士哼哼唧唧念完一阵词,撒上一把小米后又跳下坟头,他拿竹叶沾水甩众人。

张显脸上被沾到几滴,他用指尖点点那水滴,下意识里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咸咸的,像泪。

老师傅的葬礼算的上规矩,何不瞧这一地冥纸。张显回家后兴致怏怏地拿着竹丝扫帚。

老师傅弟子不多,六个而已,张显排行老二。除了张显,其余人都是有爹有娘,送来学艺的,所以即使社里落败,他们也不愁吃穿。张显想着想着不禁苦叹。

“呔,你这混小子,谁叫你扫的纸?”顶上一记敲,张显激灵扔了扫帚,看向来人,原来是郭大夫。

他和老师傅同年,自己经营一家药堂,是个难得的明白人,张显很敬重他,这边规规矩矩拱了手道:“郭老,我瞧这纸钱铺地上实在难看,索性扫了。”

郭大夫哼声,chuī的嘴边胡子飘飘,“混小子,这纸哪能扫,这都是给你师傅的钱啊!”

张显云里雾里,连着噢噢几声,接着赶紧蹲下身子把刚才堆起来的冥纸给重新铺开,模样认真,怕真惊了老师傅的钱财。

“哇!呜呜呜呜……”

从旁一阵哭声忽然传来,张显蹲在地上瞧过去,只见玉华坐在凳子上抹眼泪,师娘坐旁边撑着脑袋,眉头皱着。

张显站起来拍拍手,走近玉华问道:“玉华,你怎么了?”

玉华今年不过十四,刚出落成个姑娘样,哭起来娇滴滴的,她搓着眼睛,喉咙像卡了鱼刺般,哭哭停停,“我…呜呜…我可怎么办啊?”

张显两手无措,从来没安慰过姑娘家,一时竟不知怎么好,只作好话罢,“玉华别怕,往后会好起来的。”

玉华这几年虽过得不比大家闺秀,但好歹也算个小家碧玉,忽然一下没了爹,心里可难受。张显不好多说,老师傅于他来说,也是至亲,若真说哭,他该哭的比谁都凶。

可那眼睛啊,硬是挤不出半滴泪,只是gāngān的,有点酸,张显抬手揉揉。

“张显,你去歇会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说话的是师娘,她已经没像先前那样的撕心裂肺,冲张显摆手,示意回去。张显瞧一眼她,见她眉头蹙的紧也就没再多说什么,放好桌椅板凳便回了厢房。

时至头七,张显一直待在房里,除了吃饭和上茅厕,其余时间基本就像在众人面前消失了一样。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他门。

张显从书本里抬头看,纸窗户映着男人身形,像是何关。

“进来吧。”

果不其然,将门推开小半进来的正是何关,他比张显晚入门两年,但年纪大他,张显尊他关师兄,至于为什么不叫何师兄,只因他常自说关二爷是本家,又是武将,非常合他。

“关师兄,找我有什么事吗?”张显放下书站起来。

何关神秘兮兮,笑了笑道:“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那倒不是,只是看师兄脸色,像是有事。”

“张显啊,我看你还是挺聪明的,这样吧,咱俩商量点事。”

章节列表

上一篇:滕王阁秘闻_姵璃 下一篇:梦里江山_恰时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