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滕王阁秘闻_姵璃

《滕王阁秘闻》作者:姵璃

畅销作家姵璃“妾心”系列之后,打造文化悬疑新标杆,逐字拆解《滕王阁序》,再现大唐波谲云诡的权谋传奇! 未365bet体育客服电话_365bet在哪投注_365bet滚球网即吸引多家影视公司关注,同名影视剧火热筹备中

编辑推荐

畅销作家姵璃首部古风悬疑巨制

1. “妾心”三部曲365bet体育客服电话_365bet在哪投注_365bet滚球网后,畅销作家姵璃*值得期待的全新作品,你从未读过的大唐传奇。

2. 国内一线影视剧团队倾力加盟,即将携手着名制片人打造同名影视IP。

文化悬疑典范之作

3.唐朝中期,皇室衰微,藩镇割据,暗杀成风。一架huáng金屏风引来离奇命案,千年古刹深锁前尘,一系列光怪陆离案件的起源,就藏在一纸《滕王阁序》之中,只等有心人逐字解谜。

4.堪比太宗玄宗的中兴之主,大唐的主人将面对多少yīn暗?皇室背后隐藏多少危机?种种权谋纠葛,终化作这一段江山为聘的千古传奇。

内容简介

一场战乱,几度离索,为救父兄,西岭月独自一人远赴镇海,却不想卷入了一桩悬案。

huáng金屏风暗藏杀机,千古名篇指明线索,她本以为自己能解开悬案,却不想等来了更大的yīn谋。

一次镇海之行,昔日被人收养的孤女不仅结识了福王李成轩,还摇身一变成了县主。

长安街巷繁华如旧,千年古刹中,传世名篇重见天日,一首诗作又牵出跨越几代的江山争斗。

众人都以为李成轩韬光养晦只为权倾天下,殊不知他真正在意的唯一人而已。

可当种种爱恨终于和权谋争斗纠缠在一起,他们要怎样才能博得一线生机?

滕王阁秘闻·江南秋

第一章:佛门偶遇,巧言脱身

大唐元和二年,天凉得格外早,尚未等到七月,一场大雨便带走了夏季的酷热,江南地区凉风习习,秋慡宜人。

位于润州的金山寺依山而建,江流环绕,迄今已有四百余年历史,乃江南禅宗之首,名胜之最。入秋以来此地更是香火鼎盛,原因无他,不过是镇海节度使的夫人正在寺里小住,辖区各州的官员家眷抢着前来拜会,唯恐落于人后。

而最近来的女眷尤其多。因为再过七日,节度使府上的“七夕簪花宴”便要开始了,节度使夫人会广邀江南地区的名媛淑女参加为期三天的闺中集会,名为“小聚”,实则选媳。

这集会的帖子两月前便发出去了,然而各家的夫人生怕当天宴会上闺秀太多,自家女儿无法夺得节度使夫妇的青睐,便纷纷携女来到金山寺,想要先在夫人面前露露脸,求个好印象。

眼见着金山寺的门槛快要被各家女眷踏破了,唯独一个身穿淡绿色衣裙的年轻女子站在寺外,踌躇着不肯进去。

“您还愣着做什么,明日节度使夫人就要回府了,您再不去拜会可就晚了!”婢女阿萝抱着礼物在旁催促,一副焦急模样。

西岭月很是无奈:“我非去不可?”

阿萝点了点头:“您既然顶替了我家三娘的身份,自然要做戏做到底。以我蒋家的门风,三娘若不提前拜会,实在有失礼数。”

西岭月越听越

头大如斗,却知没有退路了,情势也不允许她退缩。此事都怪她自己,她千里迢迢来到江南,为的就是去一趟镇海节度使府邸。然而来了三天,节度使府守卫森严,她不得入门之法,却无意间认识了这位婢女阿萝,卷入了一桩秘事。

阿萝主家姓蒋,是润州有名的书香世家,蒋公曾官居从四品,做过前朝的中大夫,家中两子一女,女儿最小,年方十七,称作“蒋三娘”。这次节度使夫人举办的七夕簪花宴,蒋三娘也在受邀之列,她却不知为何突然与人私奔了!蒋氏夫妇怕有rǔ门风,不敢声张此事,只得悄悄搜寻女儿的下落。

说来也巧,在搜寻过程中,蒋家夫妇遇上了初来乍到的西岭月,年龄、相貌都与蒋三娘相仿。蒋氏夫妇眼见簪花宴在即,女儿还没个下落,便想出这李代桃僵之法,让西岭月顶替蒋三娘的身份,先把眼前的集会敷衍过去。

恰好西岭月正想秘密前往节度使府,外加蒋氏夫妇许诺的报酬不菲,而她的盘缠又碰巧见了底,这才动心接下了这桩生意。

如此想着,西岭月已经踏进了金山寺的门槛,边走边小声询问:“你真的打听好了,节度使夫人最讨厌绿色?”

阿萝望着西岭月这一身淡绿色衣裙,信誓旦旦地道:“您放心,只要您穿这一身露面,节度使夫人定然不喜。这坏印象一旦留下,簪花宴您走个过场,决计

不会被她老人家看上。我们夫人jiāo代过,只要您不丢了蒋家的面子即可,我们绝不高攀这门亲事。”

“可是三娘不知所终,蒋公推掉簪花宴不就成了?称病也好,婉拒也罢,为何偏要找个人替代?”西岭月想不明白。

阿萝急得跺脚:“那可是节度使府的宴会啊!整个镇海,谁敢抹节度使的面子?别说是‘称病’,我家三娘但凡还有一口气在,爬也得爬着去参加簪花宴!否则我蒋家焉有活路?”

“哪有这么夸张,节度使又不会吃人。”西岭月认定蒋家把事情想得太严重,可看阿萝那着急的神色,这位节度使似乎真的很不讲情面。她心里虽觉得这法子不妥,可蒋家都不担心,她又怕什么?况且她想进节度使府,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法子了。

于是西岭月也不再多想,整了整衣裙,朝着金山寺内院走去。她与阿萝一边走一边观察,果然瞧见许多女眷拎着礼物,脚步匆匆地去往同一个方向。有几位夫人与她擦肩而过时,还刻意扫了她一眼,脸上浮起几分微妙的表情。

更有一位闺秀走过她身边时,悄声对夫人说:“母亲快看,她穿绿色……”

那夫人立即拍了拍自家女儿,低声呵斥:“嘘,你管她作甚!”

母女二人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西岭月很满意地笑了。讨人喜欢太难,讨人厌还不容易?看来节度使夫人不喜绿色这件事,各家都是知

晓的。

于是她更加有恃无恐,慢悠悠地在寺庙里走着。她穿过天王殿、大雄宝殿,放眼望去,只见这金山寺殿宇鳞次栉比、亭台相连,顺着山势绵延起伏,一派金碧辉煌,令她赞叹不已。

阿萝见她举目四望,走走停停,不禁催促:“娘子走得也太慢了!”

“急什么,前头那么多人,去早了也得排队。”西岭月拉着阿萝笑道,“金山寺我还是头次来,先逛逛再说。”

阿萝叹了口气,只好抱着礼物跟在她身后,正待说句什么,却突然望向前方,杏目圆睁。

西岭月忙问:“怎么了?”

阿萝指着观音阁前一闪而过的藕色身影,低声惊呼:“那……那个影子……好像是我家三娘!”

西岭月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只看到一片藕色衣角一闪而过,迅速消失在观音阁后。而阿萝已经提步追了上去,边追边喊:“三娘!三娘!”

西岭月也随她跑过去,两人来到观音阁后方。香客们都集中在大雄宝殿,此地甚是空旷,只有三三两两的僧侣在与人jiāo谈,根本没见有穿藕色衣裙的年轻女子。西岭月不禁问道:“你当真看到蒋三娘了?”

阿萝仍在四处张望,笃定回道:“我跟着三娘十几年,绝不会看错!”

蒋三娘已经失踪一个月了,据说是与青梅竹马的表哥一起私奔的。西岭月认为她早就离开镇海地区了,即便没走远,也决计不可能在簪花宴之

前现身,尤其还是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节度使夫人就在这金山寺里!

眼见阿萝已经急得垂下泪来,西岭月有心安慰她:“你别着急,也许是看花眼了,既然蒋三娘是留书出走,一定会安然无恙。”

阿萝闻言,抹掉眼泪点了点头:“您说得对,当务之急,还是先去拜访节度使夫人吧。”

章节列表

上一篇: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_浮梦公子 下一篇:仵作夫人断案记/津门茶馆_南山怕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