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铁扇护红颜(苍龙堡之五)_月岚

《铁扇护红颜(苍龙堡之五)》作者:月岚

内容简介:

从小,她就听闻自己未来的相公许多趣事

所以尽管从没有见过他的模样

她仍是打定主意要依照婚约嫁给他

可是当双亲得知他是江湖人称的“玉面铁扇”

居然不惜谎报她已“自尽”,也非要退了这门亲事!

为了不让父母的偏见影响她下半辈子的幸福

于是她偷偷离家出走,不怕危险独自去找他──

他相貌端正、气质斯文,令她对他好感倍生

更加坚定了她履行婚约、与他圆房的qiáng烈念头

她觉得两人应该可以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甜蜜生活

他却残忍的告诉她,其实他根本就不想娶她!

如此残酷的事实已够将她击倒

没想到接下来竟还有杀身之祸等着她……

【序言 转折点 月岚】

五月,那该是chūn末转夏的季节。

可这一年的五月,我站在人生的叉路上,身与心都摇摆不定。

多年来压在自己身上的压力,bī得自己五月几乎无法定心工作,拖延再三的病况、连日的恶梦,让人jīng神不济。

感觉,就像是站在阶梯的末端,想往上爬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居然使不上半点力。

阶梯的顶端,那个追寻多时的梦想低头凝望着我,仿佛是在问我,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会醒悟?才会上来找我?

我哭得很凶,像是人生就此绝望,走到了尽头。

一个自己拥有了一辈子的技能,在年复一年的消耗中,濒临失去的边缘,曾以为自己可以用写作支持自己一生,却没想到望着计算机,却再也写不出半个字。

彻底地失去信心,让这样的情况恶性循环,敲打的动作少了感情与热情,只剩下机械化的动作。

一边打,一边哭泣,扪心自问我失去了什么,却又遍寻不着,只能呆呆地站在海岸的末端,等着làng花将自己淹没。

然后,làng打了上来,淹过自己、吞没自己,在回忆般的走马灯中,我看见了逝去的热情与感情。

想要伸手,却让海làng施压得只能痛苦呻吟,就像过去数不清的夜里,在恶梦里挣扎着醒来。

想来,会哭、会挣扎,那是代表自己还在求助,还想拾回往昔的感觉。

我总在想,人鱼公主每走一步就宛如刀割般的痛楚,是不是就像这样?

可她依旧动了双腿,走得笑容灿烂。

所以,我在痛哭之后,丢下了旧有的躯壳,将病与痛,一切抛弃。

爬出泥沼的瞬间,足以让人痛苦至死,但在解脱的那一刻,却令人恍若重生。

现在,能笑能说话,能写能创作,这才是真正的我;一个我想要的我。

曾经的灵感枯竭,如今一点一滴地累积聚流,重新灌满,贪婪地吸聚着一切养分。

那一日重生之后的我,与朋友笑谈过去,回首着已经路过的转折点,这才看清了指示牌上写明的是什么——

一书空虚度日,二写燃烧热情。

而我,已经走在第二个抉择的道路上。

现在,这个飞快敲打着键盘的我,笑着重拾曾有的灵感泉源,我能再度说出那句“写作不需思考”。

我能打从心底明白,“天下万物皆是美,天下万物皆文章”。

而若要问我,灵魂深处体悟到的是什么——

我说:戏子不演戏,戏子不唱戏,戏子,就是戏。

而今,感谢各位的支持。

好戏,再度上场了。

【第一章】

苍龙堡里,什么天大地大的事都发生过,前阵子还连办数次喜宴,替堡内的兄弟多添了娇妻,所以大伙儿也日渐习惯兄弟们身边会跟着女眷的情况。

只不过,看着兄弟们将心上人迎娶进苍龙堡是一回事,但是听见兄弟早被订下亲事,还是指腹为婚的,这就惊人了……

“什么?你要去迎亲?”

“你什么时候被人指腹为婚了?”

“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喂!玉,你说句话呀!别让兄弟们想得闷死行不行?”

七嘴八舌的争论声与质问,宛如cháo水般往一脸平淡的西门玉身上涌去,把他的院落闹得沸沸腾腾的。

“奏礼、奏恒,你们俩能不能安静点?”

铁扇一刷,横在两张相似的脸庞前,替西门玉挡去了些许噪音。

“我们关心你啊!”

“对呀!我们担心你被人拐啊!”

几乎是同时吐出的相仿声音,将院落掀起另一波吵闹声调。

“只要有你们在,就好像有十个人在场似的。”西门玉没辙地自铁扇后露出半张脸,往两人睨了眼,白净的脸庞上虽无不悦神情,却明显地在暗示他们最好闭嘴,不然就要开打了。

“这样很好啊!走到哪热闹到哪不是吗?”蓝奏礼用力地点头。

“对呀!你要感谢我们替你这座安静的院落带来欢笑。”蓝奏恒扬起得意的笑脸,看似人畜无害,却让人感到无力。

“可以的话,我宁愿不要。”西门玉无奈地拿扇子朝两人挥了挥,示意他们后退点,别围在他身边吵,让他觉得耳朵好像要聋掉了。

“拒绝别人的关心很没礼貌耶!”蓝奏礼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大口地喝起西门玉亲手泡的香茗。

“嗯啊!我们听见你要被骗去成亲,特地赶来关心你喔!”蓝奏恒抓起一把瓜子开始啃,虽然话说得少了点,但咬瓜子壳的声音却一样吵。

“我不是被骗,也不是被拐。”虽不敢自夸是苍龙堡里最聪明、最才智过人的狠角色,可西门玉不觉得自己有笨到会让人骗了婚事。

不过,这对姓蓝的双胞兄弟很显然地不这么想。

“那你gān嘛成亲?”

“对,还指腹为婚!”

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同时往西门玉盯去,语气显得十分怀疑。

“以我的年纪,成亲很正常。”西门玉浅尝了口热茶,续道:“而且那是我爹娘在我儿时订下的婚约,没什么不应该吧?

“这一点都不正常。”

“对啊!你不是在苍龙堡出生长大的吗?哪来的指腹为婚?”

蓝家兄弟连珠pào似的迸出反驳声。

“慢点,谁告诉你们玉是在苍龙堡出生长大的?”

这回出声打岔的,是副堡主黎子叙,打从刚才到现在,他想开口,却一直没机会,要说的话,全给蓝家兄弟抢先了。

“他说的。”蓝奏礼与蓝奏恒互相往对方脸上指去。

西门玉与黎子叙无言地叹息,深深觉得跟这对兄弟说话实在不必太认真,不然只会累死自己。

“你们俩别瞎猜了,玉有老家的,这回是西门家捎了信来,要他去迎娶从小指腹为婚的妻子,所以事情跟你们想的完全不同。”为了不让两人越猜越离谱,黎子叙索性大略解释。

“这样啊!”蓝奏礼露出失落的表情。

“好无聊。”蓝奏恒不怕死地搭腔。

“成亲原本就不是什么太有趣的事,很抱歉让你们俩失望了。”西门玉替两人斟上茶水,就盼他们能多喝茶,少开口。

“听你说的,好似对这个未婚妻根本没兴趣?”黎子叙打量着这个向来斯文的兄弟,对西门玉的平淡以对兴起了些许好奇。

堡内兄弟都是因结识、相爱,所以才成亲的,像西门玉这般因履行婚约而成亲的例子倒真没有发生过,也难怪引起众多兄弟关切,一天到晚都有人找尽借口来西门玉的院落探访。

当然了,他也是其中一个。

“倒不是没兴趣,而是……”西门玉依然是那张八风chuī不动的淡然表情,“就只是个承诸等我去实行罢了,我不懂为何兄弟们那么惊讶?”

“什么承诺?那是要娶娘子耶!”蓝奏礼啧啧有声地摇晃着手指。

“对啊!以后晚上你睡觉时,天天有个女人陪在你身边哪!”蓝奏恒露出夸张的表情说道。

章节列表

上一篇:娇妃在上+番外_璎烙 下一篇: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_浮梦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