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望星辰之草原情殇篇

?






望星辰之草原情殇篇 (古风,生子)

         ?为了牵制明国的最大外患,言子星不得不奉命营救西厥二王子拓跋真。
         ?谁知拓跋真诡谲多变,虽然接受他的搭救,却还满腹疑心,更害得两人遭遇袭击。
         ?言子星满肚子的怨气等着报复,好心救人却差点搭上自己的小命,他哪肯干休!
         ?拓跋真却因高烧失忆,忘了自己的身分?
         ?这只草原上的狼难得落魄,趁机让他爱上自己,也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小星星。。。喜欢。。。

         ?01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
         ?敕勒山脉延绵悠长,穿越整个南部平原,在山地的那一边形成一道屏障。这道屏障,就是明国与西厥的分界。
         ?但西厥人勇猛善战,经常翻越了敕勒山,从灵州与燕州地界潜进明国境内,骚扰边境百姓。
         ?不过自从三年前西厥二十万大 军
         ?败於灵州,西厥二王子拓跋真於岩城被迫与明帝签下十年内绝不进犯的条约後,敕勒山南线便宁静了许多。
         ?一个身穿西厥服装的青年,足蹬牛皮靴,腰挎弯月刀,面上留着一把粗鲁的大胡子,正悠悠然地带着一队人马,慢慢向草原挺进。
         ?“少主,我们已经远离敕勒山,快要进入草原的腹地了。”一个身形矮小,穿着明国服装的人骑到那青年身边道。
         ?那青年嘴里叼了根草枝,望着前方无边无际的草原,叹道:“还是草原辽阔啊。”
         ?“嘿嘿。少主,我们这次去的是西厥王庭新换的驻地,在天狼山脚下,是西厥人的圣地。那里离俊罗人和布闼人也很近,您还没去过吧?”
         ?那青年不屑地瞪他一眼,道:“这片草原我哪里没有去过?天狼山两年我就去过了,那里民
         ?族混杂,除了俊罗人和布闼人,还有从极北之地迁徙而来的胡人。西厥人虽然将那里尊为圣地,但除了祭祀,还是第一次将王庭搬到那里。”

         ?此时另有一个身穿明国商人服侍的青年骑了过来,缓缓道:“东子,你是第一次跟少主出来办事,还不了解草原的形势吧。西厥人这次是被东厥相逼,不得不退到天狼山。如今东厥势大,东、西两部的平衡势力被打破,只有守着圣地,联合俊罗人和布闼人,才能勉强保持他们草原霸主的地位。”

         ?领头的青年吐出嘴里的草枝,望着前方渐渐出现的羊群,淡淡道:“自从厥人分裂之後,东厥一直被西厥压迫,直到三年前那场大战,西厥大败,消耗了不少青壮力量,东厥人才趁机发展起来的。”

         ?东子立刻道:“是咱们皇上和北堂王英明,那些西厥蛮子哪里是咱们大明勇士的对手。不过说来还是咱们少主厉害,少主那时才十六岁吧?在岩城外一箭射死了西厥大将先翰,名扬天下,人都夸咱们少主是少年英雄呢。”

         ?那青年嘿嘿一笑,没有说话。不过神情却有些骄傲。
         ?旁边的青年听不下去了,道:“东子,你也太夸张了吧。少主的身份隐秘,办得都是大事,哪里能那麽随随便便地抛头露面。什麽名扬天下,我看都是你宣传的吧。”

         ?东子道:“虎子,我哪里说的不对了?虽然少主身份隐秘,但谁不知道当年射死先翰的是大明国的一位少年英雄?少主只不过不好留名 罢
         ?了,但谁敢说少主不是英雄的?”
         ?“我可没说少主不是英雄。我是说……”
         ?领头的青年不耐地打断他们:“好了好了,这点小事有什麽好争的。我们这次来是办大事的,你们赶紧和天狼山的人联系上,了解一下他们情形。有了准确地消息,我们才知道怎麽办事。”

         ?两人都应了,不再争论。

         ?这位领头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明国皇帝司耀辉和北堂王北堂曜日的弟弟──言子星。
         ?他是北堂家最小的儿子,是老北堂王与情人言非离隐居之後所生,并未正式登入族谱,随的也是言非离的姓氏。所以目前明国人都只知道老北堂王有三子一女,即现任北堂王北堂曜日,已登上帝位原名北堂耀辉的当今皇上司耀辉,远嫁文国成为静王妃的三世子北堂曜月,和唯一一个独女,明国上将
         ?军 宫剑宇之妻北堂曜辰。对於这个北堂家的麽子言子星,却几乎无人知晓。
         ?三年前,灵州的北豫王司简联合西厥二王子拓跋真发动内乱,妄图推翻司耀辉的帝王之位,却被北堂王率 军
         ?打败,司简见大事不妙,带着心腹从密道逃跑了。拓跋真则被迫退兵,并与明国签定了十年不得进犯的合约。
         ?言子星参加了那次战争,并一箭射死了西厥大将先翰,小小的风光了一把,并对草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明国平定内乱後,在皇上和北堂王的协力治理下,正成兴兴向荣之势。只是草原乃是明国北部最大的隐患和大敌,情势又一向变化多端,所以言子星自告奋勇,专门承担起奔走草原和明国之间的任务。

         ?三年来,他伪装成一皮草商人,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行走多次,经常往来於各部落之间,说得一口流利的西厥语,连西厥人自己也分辨不出来。

         ?渐渐的,他喜欢上草原的生活。这里无忧无虑,自 由 自在。可恣意纵马,畅饮美酒,大声谈笑,比在明国国内有趣多了。
         ?不过言子星此次前来,却是有一个重要任务,乃是搭救他的‘夙敌’,当年在灵州千里追袭最後仍被逃脱的西厥二王子──拓跋真。

         ?***
         ?终於忍不住开了新文……
         ?啊啊啊,亲亲们鄙视我吧,俺实在忍不住,泪~~~




         ?望星辰02

         ?02


         ?为什麽要救拓跋真,这话说来可就长了。
         ?当年正是这位野心勃勃的二王子,联合北豫王司简在明国发动叛乱,险些乱了明国根基。此人不仅足智多谋,骠悍英勇,并且十分有计谋,竟然亲自潜入明国都城遥京,绑架了当时在明国探望王妃的文国静亲王东方昊晔,妄图以平分明国的宏大利益,诱使文国相助,一起吞并明国。

         ?好在东方昊晔对言子星的三哥北堂曜月深情一片,在朝正攵和 军
         ?事上又是个极精明的主,没有被拓跋真许下的种种好处冲昏头脑,反联合明国反咬拓跋真一口。
         ?当时言子星为了保护三哥和静王爷,险些命丧拓跋真之手,好在他及时遇到援 军
         ?,反过来追击拓跋真,结果追袭千里,竟还是让拓跋真跑了,不由一直耿耿於怀。
         ?拓跋真率领的西厥人在岩城大败後,许下十年诺言,悻悻然地退了兵。西厥也因此势力大减,他在王族中的地位也随之下降。
         ?说来,拓跋真的母亲据说只是一个女女又,出身极为低下,若非拓跋真从小便展现出非同一般的智慧和武力,不会被大汗王承认并封为二王子。西厥人虽然一切以实力为先,但也并非完全不在乎出身血统。至少拓跋真在母族方面,毫无可以倚仗的力量,与大王子和三王子、四王子等人,不可同日而语。

         ?岩城大战後,已经过了三年。这三年间草原上的形势也是复杂多变。西厥老汗王身体日衰,狼王老去,新的首领在部族中慢慢酝酿,谁也不服谁。

         ?西厥的大王子拓跋武忄生格 暴 躁,有勇无谋,但出身尊贵,母亲是东厥汗王的大公主,现任东厥的大汗是他亲舅舅。
         ?三王子拓跋修忄生格平庸,能力一般,似乎对大汗之位并没有什麽妄想。只是他的母亲是西厥最大部落的族长之女,血统可说是族内最正统的,也有不少人支持他。

         ?至於四王子拓跋玉,目前可算是拓跋真的最大敌手。这四王子这两三年来才渐渐崭露头角,虽然只有十八岁,却极为优秀,其心计和武工力都不在拓跋真的话下。他的母亲是布闼族长之女,美艳婀娜,极受老汗王的宠爱。他又是小儿子,难免被父王更多偏爱些。

         ?但西厥人重英雄惜英雄,拓跋真的骠悍英武在整个草原上都是有名的。当年他只有十九岁,便统一了西北厥族,将族人的领土扩大了一倍有余,并将东厥人压在了脚下。所以不只老汗王,连草原上的所有西厥人,那时都把他当成未来的新一位狼王。

         ?但是拓跋真自从在岩城大战後,威望受损,回国後的地位便有所下降。而此时大王子拓跋武,长久以来在他的压制下积累了许多不满,见他势力受损後,立刻不甘於现状了。而小王子拓跋玉也渐渐长大,开始崭露头角,有与众位兄长一搏的打算。

         ?老汗王身体不好,对儿子们有些压制不住了,乐得看着他们争来斗去,许多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草原上原本便是强者为尊,只有最後胜出者,才能登上草原霸主的宝座。
         ?拓跋玉不是拓跋武那种粗勇无谋之人,也不是拓跋修那般碌碌无为的庸人。他看出单凭自己或大哥的力量,单打独斗是争不过经营多年的拓跋真的,便与大哥联起手来,一致对抗拓跋真。

         ?这两位王子虽然威望不如拓跋真,但总体势力却十分强大,又有母族的支持,拓跋真便渐渐吃力起来。
         ?到了年初,这种情势越发严俊。而拓跋真果非常人,竟在多方压力下,一纸书信,送到了明国北堂王的手上。

         ?“承蒙陛下与北堂王多方关照,吾归草原後虽略损兵力,却无伤大碍,经营筹划,与明之缔约,尚可维持。
         ?然,近年来吾兄吾弟,不安王位,有与吾一争之心。吾遵草原之规则,坦然受之,一力承之。然吾势力受损,与明之缔约恐难以维持。
         ?吾兄勇莽,闻明土辽阔,明人富庶,常言‘吾族之铁骑,终有一日踏遍明土。吾族之兄弟,终有一日放牧於明地’。明与吾族乃兄弟之邦,吾听之甚忧,日夜为两国邦
         ?交
         ?而忧虑。且,吾弟玉,幼且善战,有勇有谋,假以时日,必我草原又一狼王。吾心甚慰,却恐其受吾兄影响甚深,将明视为吾族之放牧之地也。

         ?观现下草原之形势,唯吾一人视明为友谊之邻,兄弟之邦,视两国友好为第一要务。然,吾之势力一旦不存,明 疆
         ?危矣。敕勒以南,灵、燕百姓,将难安乐矣。……”

         ?拓跋

章节列表

上一篇:《败絮藏金玉》酥油饼 下一篇:我在天龙有个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