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姣妇(85)

    安平二年至安平五年,新帝励精图治,棠国的国力蒸蒸向上,一时威震邻国,西鲁国等小国又如常进贡,不敢稍有异动。



    安平六年,西鲁国女状元图鲁花再次到棠国拜访,她一进京城,见各处井井有条,民众兴居乐业,街上比几年前繁华了不知道多少倍,一时惊道:“才几年时间,棠国就兴旺了这么多?”



    接引图鲁花的棠国官员笑道:“这几年首辅大人辅政,颁下许多政令,政令一推行,却是利国利民,现下不单京城,就是全国各地,也比前几年强多了。”



    图鲁花也知道王正卿当了首辅后,声望日高,因又问了几句。棠国官员自然极力颂扬王正卿。



    西鲁使者听了,便要寻机会打击棠国官员的气焰,一时笑问道:“听闻首辅大人虽英明,却惧内,这些年一个妾也不敢纳的,可是真的?”



    棠国官员道:“他们是夫妻恩爱,不想让外人插足而已。”



    使者道:“他们成亲六年时间,只育了一子一女,要是别府的大人,只怕早纳妾了,首辅大人倒耐得住。”



    又有一位使者道:“听闻首辅夫人也有状元之才,若身为男子,只怕早进了朝中为官,就是现下,首辅大人每有疑难,也爱回府问决夫人的,{无+错}小说m.quledu.com可是真的?”



    棠国官员笑而不语,回西鲁使者一个眼神,坊间八卦,你爱信就信,问我作什么?



    这时节,甄玉听得图鲁花来了,却是取笑王正卿道:“快,把她当年送你的玉佩找出来,认亲去。”



    王正卿笑道:“她现是西鲁国王妃,位高权重,肯定要自矜身份,哪还会像当年那样胡来?”



    至晚,皇宫设宴款待图鲁花等人,王正卿和甄玉也列席,各人相见,自有话说。



    图鲁花候着机会,却是问王正卿讨回玉佩的,只道:“当年不懂事,才会把玉佩送出去,现下想要回来,送给夫婿的。”



    王正卿暗汗,一时喊甄玉道:“玉娘,玉佩呢?”



    甄玉笑嘻嘻过来,从怀中摸出玉佩递到图鲁花手中道:“还你!以后不要随便送人了!”



    图鲁花有些不好意思,笑道:“首辅夫人说得是。”



    稍后一些时候,甄玉给王正卿理衣裳,感叹道:“连图鲁花也抛弃你了!现下只有我肯要你了!”



    王正卿作悲伤状道:“凭我这样玉树临风,才华盖世,位高权重,怎么越来越没有女人缘了呢?”



    两人说着笑,一时宫中席散,便携手回府。



    小秀棠和小秀辉却还没睡,听得他们回来了,忙忙就跑过来相见,嚷道:“说好明儿要带我们到庄子上玩的,你们别忘记了。”



    小秀棠今年五岁,精灵古怪的,小秀辉三岁,说话行事已能看出果决之风,两姐弟在一起,常作弄得府中众人哭笑不得。



    因接下来两日是休沐日,王正卿是应承要带他们到庄上玩,这会见他们过来,便笑道:“答应你们的事,几时忘记过?”



    小秀棠一听才满意了,负了手道:“没有忘记最好,你们早些睡,明儿早些起来,早些出发。”



    小秀辉补充道:“晚上不许妖精打架,要好好睡觉!”



    王正卿和甄玉一听,不由微微红了脸。上一次小秀辉闹着要和他们一起睡,这一睡,就睡了十天还不肯搬回自己的房间,到第十一天时,王正卿终于忍不住,半夜里偷偷搂了甄玉。不想却吵醒了小秀辉,小秀辉以为他们打架,就赶紧劝架道:“别打了,好好睡觉!”



    第二日,一家四口人早早起来,带了奶娘,胡嬷嬷和立夏半荷等人,准备坐马车往庄子里去。



    一会儿,甄石乔氏便带了元嘉和元芳也来了。却是两家一早约好,要一起往庄子里游玩的。



    见着元嘉和元芳,小秀棠和小秀辉便兴奋起来了,硬要和他们坐同一辆马车,又嚷嚷道:“元嘉哥哥,元芳姐姐,你们可好久不来找我们玩了。”



    甄元嘉今年已经十二岁了,算是小大人,且也懂了事,见小秀棠和小秀辉要跟他们一起坐,便对王正卿和甄玉道:“姑父姑姑您们放心,我家这辆马车颇结实,再坐两个人没问题的,且有我看着呢!”



    甄元嘉现下已是翩翩小少年,有他看着几个小的,大人们倒是放心的,甄玉因让小秀棠和小秀辉坐到甄元嘉的马车上。



    甄元芳今年也十岁了,前头不经意听到父母谈话,知晓甄玉有意把小秀棠许配给哥哥元嘉,两家要亲上加亲的,因这会见着小秀棠,一把拉了她,让她坐到甄元嘉左边,同时笑向甄元嘉道:“好好看着棠姐儿。”



    甄无嘉不动声色拉小秀棠坐好,又抱了小秀辉坐到膝盖上,安置妥当了,才放下心来。



    小秀棠见着甄元嘉和甄元芳,却是有许多话说的,只把最近读了什么书,见了什么人



    http:///html/35/35398/



    御兽成妃笔趣阁



    ,得了什么好玩的物事,一一细说。她年纪虽小,说话口齿清楚,描述生动,倒惹得甄元芳笑个不停。



    甄元芳笑完,俯到甄元嘉耳边道:“大哥,大嫂太有趣了,长大肯定也是一个妙人,指不定就盖过姑姑的,你赶紧正式定下她罢,莫让别人抢了去。”



    甄元嘉轻咳一声道:“小孩子家家乱说什么?”说着去看小秀棠,心里也嘀咕:这么小小一个人儿,也太精灵古怪了些。



    乔氏不放心,上前揭车帘去瞧,眼见甄元嘉抱着一个小的,又护着另一个小的,这才笑了,回头坐到甄石那辆马车上,因笑向甄石道:“玉娘只育了一儿一女,亏得首辅大人待她如初,一向不提纳妾的事,难得了。”说着揭帘子瞧了瞧,见立夏和半荷挤着坐了另一辆马车,又道:“先前还以为这两个丫头必要做姨娘的,不想都配了府中的管事,如今生儿育女的,越法稳重,倒是玉娘左膀右臂了。”



    待各人坐好了,马车便开动起来,很快到了庄子里。



    庄子里管事一早接到通知,知晓王正卿等人要过来,已是准备妥当了,一时过来迎他们过去,安置了东西,这才笑道:“三爷和三夫人是要先休息一会儿,还是这会就到溪边钓鱼?”



    王正卿笑道:“自然是去钓鱼了,备下小船没有?且叫孩子们坐了小船钓鱼,回头用钓来的鱼烧烤了吃。”



    管事一听连孩子们也要坐小船,便道:“三爷,那清溪的水虽浅,也及膝呢,万一有个闪失,可不好的,不若就在溪边钓鱼就好。”



    王正卿笑道:“现下盛夏,正要教他们游水呢,坐个小船有什么好怕的?”



    管事无奈,只得去安排。



    听得坐小船钓鱼,几个孩子高兴坏了,小秀棠马上过去牵了甄元嘉的手道:“元嘉哥哥,咱们坐同一只船吧?”



    千年修得同船渡?甄元嘉莫名的,想起书中这句话,一时有些暗汗,棠姐儿还小呢,我真是想得太多了!



    小秀辉却去拉甄元芳,兴高采烈道:“元芳姐姐,咱们也坐同一船吧!”



    甄元芳默默:既然是大嫂的弟弟,只好带着了,还能拒绝不成?



    清溪钓完鱼,众人又嬉水一番,转头到山上摘野果,玩得极高兴。



    至晚,小秀棠和小秀辉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肯去睡。甄玉答应第二天再带他们摘野果,他们这才跟了奶娘下去睡了。



    房里静了下来,甄玉泡了一壶茶和王正卿对饮,而后下棋,王正卿又输了,一时笑道:“再来,不信一输再输。”



    甄玉哈哈笑道:“你和我下十局,最多赢两局,想赢我,只怕得下到天亮去呢!”



    王正卿一想也是,推棋站起道:“咱们还是做些更有意义的事吧!”



    甄玉未答,一时听得窗外雨声,推窗去看,笑道:“下雨了呢!”



    王正卿站到她身边,两人相拥听雨声,忆及往事,不由相视一笑。



    一时甄玉生了兴趣,找出一管萧,举到唇边吹了起来,萧声和在雨声中,飘渺动听,教听的人忘却了一切忧愁,只想和心爱的人长长久久。



    一曲既终,王正卿轻轻鼓掌,上前拥了甄玉,俯在她耳边道:“玉娘,待孩子们再大几年,咱们就离了京城,游历天下去。总要多看看世间的山山水水,才不负这一生。”



    甄玉微笑道:“你也做了这些年的首辅了,再过几年确实该退位让贤,不能一直霸着这位置。且唐妙丹郡主之死,总归跟我们有些关系,难保皇上深夜自思时,不对我们生心结。”



    “是,须得急流勇退。”王正卿笑道:“男儿在世,能辅得明主登位,再做到首辅的位置,且这几年也办了几件利国利民的事,心愿也算得偿了。接下来,倒要好好陪伴妻儿,享受人生。”



    甄玉略略遗憾道:“首辅的位置本来该是我做的,便宜你了啊!”



    王正卿一把搂了甄玉道:“我的,便是你的,我能做首辅,也有你一半功劳。”



    甄玉戳王正卿的胸道:“这话我爱听。”



    王正卿失笑,一时道:“玉娘,你真觉得遗憾么?



    甄玉笑着伏到王正卿胸口道:“此生得了三郎,无憾焉!”



    王正卿一时拦腰抱起甄玉,往床边走去,一边低笑道:“待会儿,你会觉得更加无憾的!”



    稍迟,雨停,风轻拂,窗内有笑声。



    女人的声音道:“状元爷,好好躺着,让我在上面就好!”



    男人的声音道:“榜眼爷,让我在上面吧!”



    作者有话要说:结局了,撒花撒花!



    点进去,收藏此作者,贡茶开新文,便能第一时间知道,也能给贡茶增加一点积分。所以,期待地看着你们!



    ps:大概下周一或是周二,会开古言新文。

章节列表

上一篇:御佛 下一篇:雨夜带刀不带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