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姣妇(6)

    胡嬷嬷等人候在门外,隐约听得房内有喁喁细语,一时露出会心的微笑。



    立夏和半荷也相视一笑,三夫人努力了这几天,终是和三爷和好了么?



    她们才松了一口气,就突然听到“咣”一响,有瓷器摔在地下的声音,接着是王正卿的喝骂声,一时大惊,顾不得许多,推门冲了进去。



    甄玉一个碟子拍下去,马上弹开几步,眼尾扫过,见王正卿头上顶着一块桂花糕,额角渗出血来,心下知道自己太冲动了,却不慌张,待王正卿拨走头上的桂花糕,喝骂着要过来掀她时,只一掏袖子,把那本孤本掏了出来,掷过去道:“给你还不成么?”



    王正卿一手接住孤本,脚步便一缓,又悲又喜的,为了这本孤本,受一回伤,挨一下拍,是值得的罢?



    甄玉孤本一掷出去,这才有些后怕,正好胡嬷嬷等人推门冲进来,她一下冲了过去,拨开胡嬷嬷等人,冲出门外,决意找个地方躲一下,等王正卿走了,她再回来。



    王正卿甩了甩头,把头上顶着的桂花糕甩掉,又抖抖衣裳,这才小心避开瓷器碎,跨到门边,一时见甄玉跑远了,也不打算去追,只回头吩咐胡嬷嬷等人道:“今晚的事,不许向外说。只说你们夫人不小心摔碎了碟子便<无><错>小说 m.quledu.com成。有乱传话的,我会让她头上顶两块桂花糕,到院子里罚跪。”



    稍迟些,王正卿手里拿着孤本,回到书房中。



    侍书见他一副狼狈样,不由吃惊,问道:“三爷不是往三夫人房中去么?怎的这样子回来?”



    王正卿不答侍书的话,只吩咐他打水来沐浴,一面已是急不可耐地翻开孤本,细检查一遍,见孤本完整,没有缺漏,这才放下心来。



    且说夏初柳回了房中,想着王正卿的话,免不了得意,只要王正卿来见她,不怕笼不住他的心。因又沐浴一回,重换了衣裳,轻描眉,淡点唇,扮出一副清新脱俗的模样,想要一举攻下王正卿的身心。



    她左等右等,直等得妆都快化了,还不见王正卿的身影,不由急了,唤小罗道:“你去打听一下,看看三爷安歇在哪儿了?”



    小罗匆匆去了,隔一会回来道:“三爷从三夫人院中出来后,便往书房去了,现在书房中看书呢!”



    书房这个地方,并不允许妾侍们随便进出,但是今晚么,她还真得去一趟。夏初柳只一沉吟,就下了决定,收拾了一下,遂款款出了房,朝书房去了。



    王正卿沐浴洗头后,额角破皮的地方也上了药,一时散了头发坐在案前,只令侍书磨墨,连夜就抄录起那本《治世明言》来,抄到精妙处,免不了搁笔精读,赞叹一回,呷一口茶润喉,方才继续抄。这会儿,他哪儿还记得什么夏初柳?



    侍书磨完墨,又过去榻上铺床,才铺好,就听得外面似乎有声响,他见王正卿抄得入神,便不敢打扰,蹑手蹑脚走到门边,推门出去,反手带上门,一眼见得夏初柳带着小罗站在门边,只得上前请安问好。



    夏初柳进了王家这些时候,知道侍书是贴身服侍王正卿的,自然想收买,只是侍书是一个忠心的,她好几次让小罗塞给侍书好处,都被退了回来,无奈只得作罢。还是前日,得了机会打听得侍书的娘也在王家做事,便转而去买赎侍书的娘。侍书的娘得了好处,昨儿见着侍书,自然有一番话说。



    侍书这会见着夏初柳,想着他娘的话,少不得道:“姨娘有什么吩咐?”



    夏初柳幽幽道:“能有什么吩咐呢?不就是三爷答应过去瞧我,直等了半夜不见他的人影,不知道三爷是忘记了这事还是如何了,只不放心三爷,便过来瞧瞧的。只要瞧三爷一面,我便放心了。”说着翘首看书房门。



    侍书见此,哪有不知道夏初柳心思的?便道:“三爷在抄书,等我进去禀一声。”说着自进去禀话。



    王正卿听得夏初柳来了,这才想起答应去瞧她的,思及她是九江王赏赐下的,倒不好太冷落,便嘱侍书道:“跟她说,我明晚再去瞧她。”



    侍书为难一下道:“三爷,夏姨娘说道要瞧您一面,方能放心回去。”



    王正卿翻过一页书,才要说话,见书中掉出一片书签,书签上题着一句诗,便拣起瞧了瞧,心中突然打个突,随手合上书,转身去书架上找出一本书,翻到其中一页,看着里面的眉批,再对照手中的书签所写的诗句,招手叫侍书过去道:“你且瞧瞧,这书签的字和眉批的字是不是一样的?”



    “三爷,这字体一模一样,一定是同一个人写的。”侍书很肯定。



    “看来我并没有眼花。”王正卿手里攥着书签,喃喃道:“既然是他的书签,那么,他应该看过这本书了。只不知道他的物事,因何流落到外头,叫人拣了便宜。”



    侍书不明所以,问道:“三爷说的是谁?”



    王正卿答道:“甄榜眼。”



    侍书也知晓王正卿为着甄玉之死,颇为伤感,这会劝道:“三爷,人各有命,甄榜眼寿数如此,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三爷节哀才是。”



    王正卿点点头,一时伸手抚着书签,轻轻道:“一手好字啊!想他那个人,若不是太好强,何至于一病不起,就这样没了。”



    夏初柳在外候了好半晌,不见侍书出来,一时咬唇,狠下决心,伸手去推门,款款走了进去。



    这当下,甄玉躺在床上听胡嬷嬷说话,不时插一句问道:“三爷没有对着你们撒火,拿着书就这样走了?”



    胡嬷嬷道:“脸上满是怒容,却没有发火,确实拿了书就这样走了。三夫人,您倒底是为了什么要砸三爷的?”唉,三夫人从前虽也闹,但什么时候敢动手了?如今可好,居然打三爷,真令人发愁啊!



    甄玉手指弄着枕边的流苏,嘴里答胡嬷嬷道:“当时他一副欠揍的样子,我忍不住就动手了。”



    胡嬷嬷:“……”



    甄玉说着话,脸色突然一变,翻身起来,去看案上的字贴,找来找去,没有找到那张新写的书签,不由“哟”的一声,暗道:糟了,糟了!



    重生过来这些天,她拿了甄玉娘以前的字贴临字,倒也临得似模似样,度着过段时日,便能全得甄玉娘字体的神韵,到时动笔写东西,再无人能看出破绽的。只那天临着贴,在书贴中掉下一方小书签,神使鬼差的,便用写惯的字体在书签上题了一句诗。当时题完诗,却不舍得马上毁掉,只合在书中。现下那张书签不在了,那么肯定是合在那本孤本的书中了。



    王正卿抄录孤本时,肯定会看到那张书签的,到时如何解释呢?不行,得拿回那张书签。



    “嬷嬷,我想去一趟书房。”甄玉想了半晌,对胡嬷嬷道:“今晚打了三爷,是我不对,得过去赔个礼道个谦,若不然,睡不着啊!”



    “三夫人能这样想最好了。”胡嬷嬷一听甄玉愿意赔礼道谦,不由大喜过望,马上去找衣裳给甄玉换,又俯耳道:“书房清静,三夫人能陪着三爷在书房安歇,就不必回房了。”



    “嗯,嬷嬷帮着找最性感的抹胸出来,衫子也要薄透一些的。腰身帮我束得小小的,胸脯要托得鼓鼓的。”甄玉按照自己喜好的女人形象描述给胡嬷嬷听,让胡嬷嬷把她装扮成那样的女人。



    胡嬷嬷越听越不对劲,止住甄玉道:“三夫人,你说的这装扮,是歌姬们的装扮,不是夫人们的装扮。”说着疑惑打量甄玉。



    甄玉一怔,马上道:“我一直作夫人打扮,三爷并不喜欢呀!倒不若换个装扮,看看他喜欢不?”



    胡嬷嬷一想也是,便决定折中一下帮甄玉装扮。



    稍迟些,胡嬷嬷便随甄玉到了王正卿的书房外。



    书房内,夏初柳对着王正卿诉衷情,哽咽道:“奴来王家这些日子,只见了三爷三次,第三次还是在夫人房中遇上的。三爷若不喜欢奴,只管把奴退回王府。”



    王正卿叹息一声道:“夏姨娘想多了。实在是甄榜眼初亡,心中难受,一时想着清守几日,便顾不上你们了。”



    侍书在旁边收拾笔墨,闻言暗道:三爷要为榜眼爷守节咩?不知道的,还以为亡的是三爷的妻妾。



    夏初柳待要再说,见侍书没有退下,便不好多说,只拿眼含泪带屈看着王正卿,一副楚楚可怜模样。



    王正卿算算日期,甄玉也过头七了,清守这些日子,也算对得起他了,一时再抬眼看夏初柳,便有些心动,因挥手让侍书退下。



    “适才被玉娘抓伤哪儿了?我瞧瞧!”王正卿伸手搂住夏初柳的纤腰,柔声相问。



    夏初柳小心肝“嘭嘭”乱跳,霞生双颊,待要告状说甄玉揉了她的胸脯,终是不好出口,一时含羞瞟了王正卿一眼。



    王正卿左手掌一伸,托在夏初柳胸下,眼睛往她领口内瞧,“是不是抓伤了这儿?我帮你吹吹。”



    夏初柳顺势倒在王正卿怀里,任他掀开衣领。



    美人在怀,幽香袭鼻,王正卿春情勃动,一只手探了下去,嘴唇也凑近美人香唇,情思荡荡。



    王正卿热热的鼻息袭在唇际,夏初柳全身酥麻,微微启唇,等着王正卿采撷。



    浓情蜜意,两唇堪堪相触时,只听门一响,甄玉的声音娇喝道:“王正卿,你敢动我的女人试试?”

章节列表

上一篇:御佛 下一篇:雨夜带刀不带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