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姣妇

    甄玉看着镜中人的相貌,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五只手指屈起,握住衣袖,用袖子去擦镜面,擦得镜面雪亮,镜中人眉眼越加清晰,确认没有看错,方才幽幽道:“原来是王正卿的夫人啊!”



    此时却是午后,房内无人。甄玉坐在镜子前,见镜中人虽病了一场,云鬓散乱,容色憔悴,却依然掩不住那股丽色,不禁有些动容,怜惜般道:“好个漂亮的小娘子!许是上天也不忍见你香消玉殒,这才令我重生在你身上罢?”



    甄玉本为少年俊杰,是景泰三年的进士,起先仕途不顺利,及后投在九江王门下当了谋士,绞尽脑汁为九江王谋划太子之位。



    在甄玉等谋士的努力下,不过三年时间,九江王就被立为太子,随后登上皇位,改国号为安平,接着大封功臣。



    安平帝一登上帝位,第一件事便准备让甄玉入主内阁,当上史上最年轻的内阁首辅。



    这一年,甄玉二十五岁,正是意气风发,际得意满,人生巅峰时刻。



    安平帝拟旨之际,甄玉却突然病发,卧床不起,油尽灯枯。



    太医会诊后,告知安平帝,甄玉因之前用脑过度,绞尽脑汁谋计,睡眠极少,再加饮食无定时,进食少等,造成气血两虚。现一旦倒下,《无》《错》小说 m.quledu.com外感内虚,致药石无灵。



    安平二年春,甄玉病亡。临死之际,他却是对着灯火起誓,若能重活一次,凡事一定少动脑筋,把自己养得肥肥壮壮,活得长命百岁。



    甄玉今儿早上睁开眼睛时,便感觉到了异样,他本是聪明绝顶之人,只半天功夫,就从床边服侍的丫头身上,弄明白了一个真相—他,甄玉,重生为一个少妇了。



    等丫头们退出房外时,甄玉起身照镜子,豁然发现,自己认识这俱身体的主人。



    原主居然是吏部郎中王正卿的元配妻子。



    当年王府设宴,王正卿携妻甄氏赴宴,甄玉曾见过王正卿这位妻室甄氏不止一次,又听闻这位甄氏不单和自己同姓,且和自己是同乡,系同出一宗,免不了多些注意,因印象颇深,如今一照镜,自然认了出来。



    王家是京城世家大族,王正卿少时有才,不愿依附父兄,因走了科举道路,景泰三年,和甄玉一起中了进士。两人三甲及第,才华相当,相貌同样俊俏。在金殿取士时,圣上要在他们两人中选出一位状元和一位榜眼,倒是费了思量。后来一问,王正卿大甄玉一岁,便觉着王正卿稳重一些,遂封王正卿当了状元,甄玉当了榜眼。



    为着此事,甄玉很不忿,居然因为年轻一岁就失了状元之位。



    状元和榜眼虽然只差了一个名次,待遇却有极大不同。这也致使甄玉后来仕途不顺。及后,他投了九江王门下,在王府中做了谋士。王正卿有父兄扶持,仕途却顺利,一路向上,在吏部文选清吏司当了正五品郎中。



    甄玉记得,当年九江王有心招揽王家,却是想方设法也让王正卿投在他门下。待得王正卿进出王府时,他甄玉就有些受排挤。后来绞尽脑汁献计助九江王成事,方才保住了地位,但他对王正卿,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了。临死那会还有一个遗憾,便是自己一死,最年轻的内阁首辅这个位置,定然是属于王正卿了。



    甄玉再次打量镜中人,虽有病容,但比之王府赴宴那一次,似乎更稚嫩一些。这么算起来,自己重生的年份,莫非是在景泰年间,九江王未登位之时?



    这会儿,甄氏两个贴身丫头,一个名唤半荷,一个名唤立夏的,却是倚在廊下悄语。



    半荷愁眉苦脸,“三夫人病了这一场,虽是好转了,却又言语错乱,神思恍惚,教人忧心。”



    立夏叹息一声道:“三夫人一向争强好胜的,虽身子骨不争气,却要强撑着,百般不认输,这才会落了病根,如今虽好转了,到底精神不如前也是有的。”



    半荷道:“可不是么?”



    立夏说着,却有些恨恨的,瞧瞧左右无人,便埋怨道:“三爷也实在狠心,搁话说不再理会三夫人,任三夫人病成那样,居然真的不来看一看。今早让人去禀话,说道三夫人好些了,也没有回一句话。”



    半荷一听立夏论起主子的不是,慌忙捂住了她的嘴巴,小心翼翼看一下四周,这才摆手道:“小心隔墙有耳。”



    立夏扳开半荷的手,硬还要说,却又被半荷捂实了。



    半荷见立夏憋得俏脸通红,这才放开她,戳她的额角道:“别乱说。我今儿早上过去厨房端汤,听老夫人那边一个婆子说起,却是传闻跟三爷同科进士的一位进士爷,封了榜眼那位,姓甄名玉的,为王府办事,熬了三夜不睡,一时病倒了,竟至药石无灵,今早竟是不治了。因他在京中无亲眷,王爷便叫三爷帮着料理后事。料着三爷这几日不得空闲,这才没有回府的。”



    立夏闻言,惊讶失声道:“这位榜眼爷的名讳,居然和咱们三夫人一样呀!三夫人小名却是叫玉娘的。”



    半荷这才醒悟起来,也失声道:“怪不得一听榜眼爷的名讳,总觉着熟悉呢!”



    甄氏闺名叫甄钗,在娘家时,府中人却不唤她闺名,只唤她小名玉娘。



    立夏是甄氏的陪嫁丫头,倒知晓甄氏的事,一时道:“先头曾听人提过,说道这位榜眼爷小时身子不好,这名字是庙里和尚帮着取的。只是再想不到的是,三夫人和榜眼爷是同乡,小时候也是身子不好,闺名同样是那个和尚取的。不知道那和尚是作何心思,一个是男子,一个是女子,居然给他们取了一样的名字。”



    立夏说着,突然往地下吐口水,“呀呀,我说这些作什么?那榜眼爷是作古了,三夫人还病着呢!不吉利啊!”



    半荷扯扯立夏道:“你平素劝着三夫人一些,让她软顺一些,笼了三爷在房中,比什么都强。”



    半荷是王正卿的母亲宁老夫人拨给甄氏用的丫头,跟了甄氏后,便一心一意为甄氏谋划了。只她不是甄氏带来的人,毕竟比不得立夏这个陪嫁丫头。



    立夏也知道半荷说的有理,却叹息道:“我哪儿劝得动?还得胡嬷嬷去劝。”



    胡嬷嬷是甄氏的乳母,甄氏把她当了半个娘看待,她去劝,或者甄氏还肯听一些。



    甄氏是江南人氏,当初远嫁至京城,本来不安,又怕所嫁非良人,待得揭开盖头,见着王正卿的模样,马上倾心了。偏王正卿直言相告,说道为了娶她,负了一个人。如今心中难受,且前情未能忘,且给他一些时间调节。待这难受劲过了,再和她好好做夫妻。说完这些,便退出新房外。整整一年,王正卿只安歇在书房。



    若只是这样,甄氏也打算吞下这口气,等着王正卿回心转意。问题是,前段日子九江王赐了一位美人给王正卿,王正卿居然笑纳了,当晚带回府中,就收进房中,第二日让人过来说了一声,要抬举这位美人当姨娘。甄氏不答应,王正卿也不多说,却是出了府,几日不归。



    甄氏气得吃不下,又站在院子里淋雨,这才病了。病好醒来,却是换了人。



    这会儿,胡嬷嬷端了汤药过来,远远见得立夏和半荷立在廊下说话,便有些恼,走近些道:“三夫人病了,你们不在房中服侍,倒跑到这里纳凉了?”



    立夏见是胡嬷嬷,便赔笑道:“哪儿是我们不肯在房中服侍?是三夫人把我们赶了出来,说要清静一下。”



    胡嬷嬷闻言,脸色才好些,端了药进房。



    甄玉听得脚步声,从镜子里收回视线,整理着原主甄氏一些记忆,不由自主的,就长长叹息了一声。



    胡嬷嬷站在帘外听得叹息声,人未进房,先劝道:“三夫人何苦日日这样叹息?早早把病养好了,想个法子笼了三爷进房,不要说一个美人了,就是十个美人也不用放在心上。”



    “嬷嬷!”甄玉凭着原主的记忆喊了胡嬷嬷一声,看着她进房,这回不待她劝,接过药碗,一口气喝完药,递还给胡嬷嬷道:“哪,喝完了!”



    胡嬷嬷看看药碗,果然已见底,不由惊喜,“三夫人肯喝药就好。”



    甄玉趁机试探道:“嬷嬷,咱们来京城多少时候了?”



    胡嬷嬷不疑有它,答道:“整整一年了。”



    甄玉一惊,当年王正卿中得中状元后没多久,便娶妻了。那时是景泰三年。现下甄氏进京一年整,那么,就是景泰四年了!前世时,这时节自己却是得到九江王赏识,为九江王谋划了几件事,熬夜病倒,病了一段时间的时节。



    正说着,帘子一响,立夏跑了进来,喘着气道:“三夫人,三爷回府了。”



    “快,帮着三夫人梳洗打扮一下。”胡嬷嬷一听,且不管三七二十一,喊了立夏,赶紧就要帮甄玉装扮起来。



    甄玉听得王正卿回府了,脑中突然就一懵。



    上一世,金殿上,被王正卿压了一头,与状元位置失之交臂。投到九江王门下,又处处被王正卿压着,最后力压王正卿上位,却又绞尽脑汁而亡,白白把最年轻内阁首辅让与王正卿了。现下重生,居然重生为王正卿的妻室!



    这是要继续被王正卿压着的节奏啊!

章节列表

上一篇:御佛 下一篇:雨夜带刀不带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