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百年身 作者:竹下寺中一老翁

朝堂之上

?

文案

亲友点梗,随便写写。

忙里偷闲,摸鱼之作。

?

内容标签: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和珅 ┃ 配角:福康安?

?

?

?

?

? ??

? ? 第一章:墙高不见春?

?

  嘉庆四年元月十五,北京。

  正值年节,往常熙熙攘攘的前门大街却一片萧条,既不见提溜着鸟笼遛弯的满蒙八旗,也不见街边卖艺杂耍的美貌汉女,唯有铺天盖地的白幡随风飘展。

  前一年黄河在丰北曲家庄决口,涌入不少山东难民,此刻有几个景况稍好些的仍有闲钱在茶馆里用上一碗热腾腾的大碗茶,向掌柜的打听事情。

  “唉,若不是国丧,这时候京城还不知有多热闹,”掌柜的也是个混不吝,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也说得出口,“不过啊,虽没了上元灯会,这京中却也不缺热闹可看。”

  “哦?什么热闹?”

  这时茶馆里另一马褂客人也凑过来,嬉皮笑脸地悄声道:“还不是咱们的和中堂和大人,- cao -持国丧- cao -持得好好的,竟然就下狱了。”

  掌柜了一见他,立马奉承道:“本来我也听了这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可今日听爷这么一说,十成十了。”

  那人是个闲散觉罗,爵位传到他这代,只剩了个三等奉恩将军,可人家再不济也是个红带子,知晓的到底比他们这些乡野村夫多得多。

  “不会吧?”那山东难民面露诧异之色,“和中堂如日总天,怎么就……”

  那红带子一副鄙夷乡下人未见过世面的模样,“那是多久前的老黄历了,一朝天子一朝臣懂么?得,再说我就犯了忌讳了,诸位切记勿论国事呐。”

  聊得唾沫飞溅的他们却不知,离他们不过数里羁押重犯的天牢,却是另一副景况。尽管关押之人身份特殊,牢房内还算干净宽敞、甚至还有桌椅笔墨,可监牢到底还是监牢,囹圄之中四面高墙、难见天日,尽管点着香,却也无法遮掩周遭弥漫的发霉陈腐之气。

  方才那帮人口中的“热闹”正端坐在桌边,对着一豆残烛发呆,他面前是厚厚的几沓生宣,上面满是陈情与乞怜。然而他却比谁都清楚,此番必死无疑。

  可他一了百了,他的儿女仍在人世,不为他们摇尾乞怜,顒琰岂不是更加不会善罢甘休?

  “和珅。”送饭的狱卒将食盒随手将桌上一扔,顺便还白了他一眼。

  和珅苦笑着接过食盒,发现内里竟还有一壶烧酒,若不是元月十五大吉之日不宜处置犯人,他都觉得是断头饭了。

  往常这些小人物纵然焚香祷祝也碰不到他的衣角,哪怕有幸得见,也对他俯首跪地,想不到今时不同往日,这般从前他眼中的蝼蚁竟也能对他吆五喝六。

  只是不知自己当年得志时,那些勋贵是否也是这般的感觉。

  不知是看他可怜,还是为他余威所慑,牢里还是给他备了炭火,无奈戴罪之身,自然无有上等银丝炭,低劣的粗炭将整间牢房熏得烟雾缭绕。

  和珅禁不住咳嗽出声,年过不惑却保养得宜的脸憋得通红,看起来颇为狼狈。

  “竟敢如此苛待咱们和中堂,这是活腻了么?”

  来人之声清朗而又跋扈,正如其人。

  和珅抬眼望去——福康安一身狐裘,捧着个酒坛,站在门外遥遥看他。

  “嘉勇郡王见笑了。”和珅坐直了身子,看着福康安推门而入。

  福康安拉开他对面的椅子,一掀衣服下摆便坐了下来,自顾自地斟酒,“你也无几日好活了,我来送你最后一程。”

  和珅也取了自己那小酒壶,仰头一尝便又忍不住咳嗽起来,“想不到这劣等烧酒竟也别有一番意趣。”

  福康安抬眼瞥他一眼,“和中堂果然是谦谦君子,讲话竟如此曲折委婉,只是我的酒,你敢喝么?”

  和珅笑道:“你方才都说了我无几日好活,哪里还在意这些?再说了,我连你人都不怕,还怕你的酒么?”

  “也罢,”福康安真的端了自己的酒壶给和珅满上,“你我二人也有些年不曾举杯对饮了。”

  和珅抿了口那酒,只觉辛辣异常,可细细回味却别有一番甘爽,摇头叹道:“你我何曾举杯对饮过?就算是举杯共饮,次数也是寥寥啊。”

  福康安回想了下,也摇了摇头,“不错,仿佛上次敬你酒还是在毕沅府上?”

  和珅蹙眉想了想,“不,是在希斋府上,他四十大寿,是了,乾隆五十九年。”

  福康安点头,“说起希斋,他倒是时常念叨你。近来我一直不曾归家,长安一切都还好?”

  和珅放下酒杯,“被我牵连,他也是危在旦夕了……不过富察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这条- xing -命定然是无虞的,我猜以顒琰那人的- xing -子,长安脱层皮是免不了的。”

  福康安把玩着手中酒杯,“路是他自己选的,非要跟着你一条道走到黑,也怨不得旁人,只求他别连累家门宗族便好。”

  此时已近子夜,牢房里唯有顶上有扇小窗,月光如水一般倾泻下来,洒在和珅憔悴不堪的面容上,惨白得如同鬼魅。

  “你为何竟走到了这步?”福康安缓缓开口,“日中则昃,月盈则食。这道理你不会不懂,为什么就不知道适可而止呢?”

  和珅自嘲地笑笑,“福康安,你我相识也有三十余年了吧?可你对我又知晓多少?我想收手,我想回头,我能收得了手,可我能回得了头么?”

  “为何不可?”福康安讥讽地看他,“十亿白银啊和中堂,赶得上我大清十五年的税银!你说圣上缺银子了,不拿你开刀,拿谁开刀?”

章节列表

上一篇:雷傲天 作者:君悦美人 下一篇:[我英]婚前日常+番外 作者:夏亚雷鸣